第91章 姑娘你有名字嗎?_我們修仙界也要有自己的工業革命_思兔 
思兔 > 曆史軍事 > 我們修仙界也要有自己的工業革命 > 第91章 姑娘你有名字嗎?

第91章 姑娘你有名字嗎?(1 / 2)

後院離沈予安住的客房有一段距離,她聽不到領隊破防的臟話。

“姑娘你有名字嗎?”

少女話落,坐在軟榻上的兔妖呆愣的搖頭,否定了她的提問。

他想說恩人誤會了,他並非女子。

可他不能開口。

見對方不說話,她也不為難對方。

“會寫字嗎?會的話,改天你給自己取個名字。”

要送給旁人的舞姬,一般會等主人給其賜名,想來這姑娘也是此種情況。

屋內隻點了一盞燈,兔妖看不到沈予安說這話時的神情,沈予安卻能將他眼中的驚愕看個分明。

淚珠又滾了下來,落在軟榻上,那一小塊布料便被他的眼淚洇濕。

火光為對方蒙上一層朦朧的軟紗,少女歎息,遞了一塊帕子過去。

她很少揣測些對局勢無用的東西,也不去細想對方出於什麼原因哭了出來,總不能是她又把人凶哭了?

對方不接帕子,隻傻傻的望著自己。

“姑娘受驚了。”她把帕子放在對方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,“我就不杵這兒當門神了。”

猛然換個環境,不適應很正常,和她這麼一個陌生人待一塊,不安也是人之常情,她換個屋睡。

不等對方反應,沈予安已翻出了窗子,往隔壁房間爬著。

甚至很有禮貌的敲了敲“門”。

於是乎,先是被雨聲驚醒的鶴清川,在不久後聽到了敲窗的聲音。

他不用想就知道誰會大半夜登門拜訪,因此也不去找枕頭下的長劍防身。

製造這出響動的沈予安隨後就翻進了他的屋內。

二人四目相對,鶴清川並未從少女臉上看到尷尬的神情。

她笑了一下,頗有種伸手不打笑臉人的意味。

“鶴兄亦未寢啊。”沈予安一屁股坐到蒲團上,“巧了嗎這不,我也睡不著。”

去師姐屋裡打地鋪,半夜塞人黑暗料理的事就捂不住了。

少年的薄唇裡溢出點笑。

“睡不著?”

鬼話連篇的家夥,他就不該期待能在沈予安嘴裡聽到些正經的東西。

是睡不著,還是去私會什麼人,他眼睛不瞎,不至於看不出來。

就算他是個瞎的,看不出沈予安被蹭亂的衣領,明顯不是她自個的傑作。

神識也能察覺到隔壁陌生的氣息。

“雨中私會,好雅致。”

窗外有雷光閃過,讓沈予安看清了少年蒼白的唇色。

“冤枉啊,我能是這種人?”

話畢,她看著少年一雙眼睛寫滿了“難道不是嗎?”的反問,她就有些如鯁在喉。

她的名聲何止是掃地了,簡直就是往著不可控的方向上一往無前,三百隻龍傲天都拉不回來。

沈予安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,難以分辨真假的悲傷自眼中流露出,她聲音低低的

“我以為鶴兄和我乃是生死之交,不會信那些莫須有的東西。”

“哪知”

如泣如訴,似怨似哀。

被人用這種眼神控訴,鶴清川不知所措起來,沒人會在他麵前示弱,他處理不了這樣的場麵。

對方連眼淚都沒落下一顆,他卻覺得自己說的實在過分。

少年偏過頭,語氣不太自然

“找我有事?”

沈予安正色,收起那副委屈巴巴的樣子,切換回談正事的神情



最新小说: 快穿:男配白月光她又嬌又軟 快穿宿主他的路子有點野 主角謝嬋殷霽 東京女友圖鑒 雙係統:潑辣小農女日日吃香喝辣 雲皎夜淵 逆天!出軌三次,嬌嬌不忍了 傅嫣楚琰 陸莞秦煜 謝棠裴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