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书香院 > 女尊之反派是我夫郎 > 89、第 89 章

女尊之反派是我夫郎89、第 89 章(1/2)

    好不容易回到客栈的沈摇星只感觉倒霉透了,脸上火辣辣的刺痛,仿佛在时刻提醒着她被毁容的事。

    “嘶”沈摇星疼的缩了缩手,对正在给她处理伤口的孟辛夷抱怨:“你就不能轻点,伤口都给你整裂了!”

    孟辛夷按住她的手,嘴上应着,手轻轻捻起一点血,在烛光下打量一番后,微微皱眉:“这血怎凝固作一团,不是才刚刚受伤的吗?”

    沈摇星咬牙将手抽回来,吹了吹伤口,很是不满道:“我哪知道怎么回事,那剑锋好像冰块似的,单是碰碰都冻手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邪乎,明明看起来就是一把普通的剑,可在碰到时整个人就犹如置身于冰川之中,她以前是听说过有什么剑气一说,可不知道这剑气还能影响人至此,太玄幻了。

    “你...”孟辛夷看着她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有话说有屁放,别婆婆妈妈的,说完赶紧给我上药。”沈摇星拿起个小铜镜对着自己的脸左瞧右瞧,愈看愈着急:“你瞧瞧我这脸还有的救吗?不会留疤吧!”

    虽然来这个世界许久,这世界的女人粗鲁惯了,也不在乎自己脸上留个疤什么的,可她介意啊!爱美之心不可抹,这要真留了疤她跟那个什么公子就是不共戴天之仇!

    沈摇星眯眼,阴暗的想,等哪天有机会,他若是落在自己的手上......哼哼,那定要挖了他的脸!

    “伤你的人...可是那明月公子?”孟辛夷试探性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沈摇星咬牙切齿,那一脸凶狠的模样,仿佛那人在这的话她能立马扑上去撕碎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。”孟辛夷抓起她的手,细心的将药点在伤口上,最后用长条布一圈圈包扎好,弄完这只手后,又抓起她另一只手重复动作。

    视线缓缓移到她愤恨的脸上,孟辛夷微微勾唇:“那明月公子可不是好对付的,身为长生阁的第二把手,容貌是其次,心狠手辣也是江湖中人对他的一个评价,不过...更多人觊觎于他的脸,往往忘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就好像善于伪装的妖兽,只等猎物心甘情愿乖乖送上门,最后将它们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她的这通话让沈摇星得出了个结论,原来蛇蝎美人不止可以用来形容女人,也可以用来形容男人,反正美的东西都有毒就对了。

    “他手上那把剑是怎么回事?碰着比那冰块都冷。”沈摇星问出自己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那是飘雪。是由昆仑山顶的千年寒冰石所铸,削铁如泥,威力惊人,听闻还有认主一说,除它所认之人,其余个若是碰了它便会被冻伤。”

    沈摇星听的整个人都斯巴达了,呆滞的挠挠脖子,迟疑地开口:“有这么......邪乎?”

    这世界已经够奇葩了,想不到一席话下来让她意识到自己还是太嫩。

    孟辛夷抬抬她的手用作回复她的疑问:“你不就是这般被伤的吗。”

    沈摇星抬手被包扎好的两只手,动了动手指,才满意的点点头,又指向自己的脸:“这儿最重要,绝不能留疤!”

    孟辛夷轻笑,从药匣子拿出另一个药瓶。

    清凉的触感在伤口上散开,原本有些焦躁的心也安定了下来,趁着空档沈摇星问起今夜的事。

    抹药的动作顿住,孟辛夷眸子微沉:“四方会此番大费周章当真跟长生阁有关,具体何原因我没能听全。”

    “似乎...”孟辛夷微眯了双眸:“还与朝廷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朝廷?

    一扯上这两个字沈摇星就有些头疼:“她们不是井水不犯河水吗,朝廷怎么会管这些事?”

    江湖人不受律法限制,她就是贪享这份自由才跑出来的。

    孟辛夷摇头,她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:“反正,这张鹿皮图不能落在长生阁手上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两日很快便过,涌进会场的人兴奋的仿佛能捡着钱似的,生怕落后了些,拼命往里挤。

    沈摇星两人依旧留在外围的那棵树上,没等她跳上去寻个好位置,余光便瞥见一个娇小的身影挤开人群往她们这跑来。

    “欸,这不是那小公子吗?”孟辛夷有趣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人已经跑到了她们面前,林洛笙白净的脸被晒的微微泛红,眼睛又大又圆,像被刚冲洗过般,眸光一闪一闪的:“我方才还想去找你们一起过来呢,可是找了一圈都没瞧见。”

    孟辛夷今天骚包的带了把折扇,“刷”的打开搁在胸前,笑眯眯的对少年道:“林公子不是还有比赛吗,来找我们做甚?”

    “我...”林洛笙轻咬唇,目光向她身后的少女飘去,瞧见少女脸上的小块麻布,有些紧张道:“你、你的脸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摇星摸了摸脸上的麻布,淡淡摇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其实脸上的伤口倒不用包着,只是她总是忍不住照镜子,一照镜子她就心疼,索性就让孟辛夷给她盖住,眼不见心里也清净点。

    林洛笙扣着腰间的长鞭,粉色的腮帮子微微鼓起。

    “你...”

    少女迟疑的声音让他倏地抬头,一双鹿眸在太阳底下泛着亮光,那期待的眼神逼得沈摇星有些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...”沈摇星咽了咽口水,抬手指向擂台:“你待会真要上去?”

    林洛笙顺着少女所指的方向望向擂台,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沈摇星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他要有自知之明才好,以他那三脚猫功夫,不得被人扒皮拆骨。

    比赛的号角响起,林洛笙跟她们打了声招呼,冲进了人群。

    孟辛夷摇着扇子看着远去的人,目光暧昧不明的转向她:“瞧那小公子对你有些心思啊。”

    沈摇星斜了她一眼,她对小孩子可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场赛场是大擂台,十个人以抽签的方式,一号对二号,获胜方再对抽中三号的人,以此类推,直到最后能站在擂台上的便是获胜者。

    其实就是一场淘汰赛,只是相对残忍一点。

    远远的,沈摇星不知道小男孩抽中了第几位,反正上去的第一个显然是最倒霉的一个,前面消耗了大量的体力,愈到后面就愈难打。

    沈摇星从兜里掏出了个桃子,在袖子上擦了擦,目光随意一扫便扫到高坐在阁楼上的江明月,桃子登时被她捏出五个指洞,牙齿咬得嘎唧嘎唧响。

    远在阁楼的江明月似也感觉到了这尤为强烈的视线,冷眸微转,凉凉扫过去,两人远远相望,也不知是没认出她还是没将她放在眼里,只停留不过两秒便淡淡的移开。

    恍若她不过是众多觊觎他之人的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沈摇星深吸了口气,才忍住那股想去割他脸的冲动。>

更多章节可以点击:女尊之反派是我夫郎。本章网址:http://sxyxht.com/dushu/11170_89.html

看《女尊之反派是我夫郎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