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书香院 > 天子脚下 > 188、第 188 章

天子脚下 188、第 188 章(1/4)

    秦王跟瑞王回京之后不?久,瑞王受伤的消息便传了?出去,一时探访者络绎不?绝,但瑞王一概闭门谢客。

    只有皇太孙赵斐跑了?来,在王府守着他过了?数日。

    数日后,林森便在蔡采石的陪同下,前去王府给瑞王问安。

    如今无奇虽不?在清吏司,但他们三人总归是?给瑞王调拨进吏部的,虽然王爷身份尊贵,但对于他们三个来说,却早不?单单只是?高高在上?的“官长”,却更像是?有恩有义的“兄长”。

    瑞王见林森亲自到了?,便果然如他跟无奇说过的,叫费公公备了?些东西赐给了?他。

    果然林森喜出望外,再三谢恩。

    同蔡采石离开王府后,林森笑道:“我来的时候还担心?咱们身份低微,王爷不?肯见咱们,没想到非但亲自召见了?,还给了?这么多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蔡采石也不?再挤兑他,跟着笑说:“这一趟果然是?没白来,倒不?是?王爷不?把咱们放在眼里,这些日子我也是?听说了?,王爷谁也不?见,六部尚书?都没得进门,不?想对我们如此高看,想必王爷也知道你是?诚心?实意的。”

    林森却反而聪明?起来了?:“哪里是?看在我诚心?的份上?,我想王爷未必稀罕我的诚心?,这不?过是?爱屋及乌罢了?。”

    蔡采石眼珠转动,笑道:“亏得你这次清醒明?白,知道王爷是?看在小奇面上?,你我不?过是?沾光而已?”

    “我若连这个都不?知道,就白在吏部混一年了?。”林森喜喜欢欢地说了?这句,又道:“咱们先不?回去,把这些东西带着到郝府,给小奇过目。”

    蔡采石哑然失笑:“你只说到郝府,我还以为?你要去给你的秀秀姐姐过目呢。”

    说笑了?几句,林森又道:“就是?有一件我还放心?不?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三江大哥怎么还没回京?一直也没消息。”

    蔡采石闻言,便也皱了?眉头:“想来是?漕运上?的事情离不?开他吧。”

    林森道:“兴许是?我多心?了?,不?过王爷是?从?北边回来的,按理说该知道大哥的事情,他既然没说什么,那应该就是?无碍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到了?郝府,先去给太太请安,又去找无奇。

    秀秀虽听说林森到了?,但毕竟彼此订了?亲,不?好就毫无避忌,因?此并不?出来找他。

    林森就把瑞王的赏赐告诉了?无奇,又给她看那些宝贝:一柄半臂长的金镶玉如意,一双累丝嵌宝的金镯子,十数匹上?乘贡缎,一匣子六个圆鼓鼓的金元宝。

    无奇也没想到瑞王的赏赐这样厚重,心?中感?动,面上?啧啧道:“小林子,见者有份,你要不?要分点儿跟我和石头?”

    林森笑道:“都给你也成!”

    无奇道:“你什么时候这么出息了??”

    蔡采石在旁调侃:“多亏了?你这小子才能抱得美人归,这些东西也是?因?你而沾了?光,他当然知道孰轻孰重。”

    林森却认真道:“我可没算计过,只是?真心?实意的罢了?。”

    无奇拍拍他的肩道:“你放心?收起来吧,我跟你说笑呢。你瞧瞧这些东西,这柄如意是?可以当做传家宝的,镯子自然是?给秀秀表姐,缎子你交给家里看着办,元宝嘛也不?必我多说了?,自然是?你拿着操办用度之类。”

    林森的家里境况一般,这次因?要下聘,便拼力做的体面些,所以如今家里很有些窘迫。

    瑞王虽然身居高位,但他什么不?知道?如果是?别人也罢了?,既然是?无奇的知交,瑞王当然不?会坐视。

    名?为?赏赐,实则是?解了?林家的燃眉之急。

    皇家的赏赐,原本?没有个就拿出去花用的道理,古董玩器也就罢了?,这些金子若不?能花只看着,未免……

    所以林森心?里也还有点惴惴的,不?知该怎么处置。

    如今听无奇这么说,料想无碍,可是?瑞王竟如此心?细……却又叫他颇有受之有愧之感?,眼圈顿时红了?。

    蔡采石见状便故意笑着转开话题:“对了?,怎么这些日子不?见春日姐姐呢?”

    无奇听他问这个,脸上?的笑也跟着收了?几分,便道:“她有些事情,自去料理了?。”

    蔡采石见她仿佛有隐瞒之意,心?中一动,便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只等到后两天,蔡采石抽了?个空,私下找到无奇问起来。无奇才把实情告诉了?他。

    原来那天瑞王还跟无奇说了?另一件事,那就是?三江的情形。

    三江去了?梁州之后,负责调度军需等,在押运的路上?遇到趁乱抢劫的山贼,虽然打退了?贼徒,自己却重伤。

    不?过幸而抢救的及时,在瑞王离开的时候,情形已经?转好了?。

    本?来瑞王不?想就跟秦王一起回京的,奈何?秦王不?许他单独留下,所以派了?心?腹照看三江。

    无奇虽然担心?哥哥,但瑞王说他无碍、等伤好了?自然回京,这??大事,他未必敢骗自己,所以勉强放心?。

    因?此在家里的时候便有意遮瞒,并不?提三江受伤之事,免得阮夫人知道后又要忧心?不?安。

    而春日……也是?在那之后就离开京城了?,起初无奇只以为?她另有任务,后来才打听到,她是?去了?北边。

    到了?六月底,三江才总算从?北地回来,只不?过人比先前变了?许多,本?来无奇以为?他受了?伤,既然养伤,自然好不?到哪里去,谁知道见了?面才发现,虽然人好像稍微瘦了?一点,但神采飞扬,春光烂漫。

    无奇很觉古怪,但很快知道了?原因?,因?为?三江才回来,便急不?可待地跟阮夫人商议要娶亲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他要娶的不?是?别人,正是?春日。

    三江这么久不?回来,虽然郝四方也说是?漕运司的安排,但阮夫人何?曾精明?。

    无奇为?了?给三江的伤打掩护,当然不?会让自己表现的很担心?,但正是?这??一反常态的“轻松”,让阮夫人隐约猜到了?不?妥。

    如今见三江全须全尾活蹦乱跳的回来了?,夫人脸上?虽淡淡的,心?里却着实宽慰,大大地松了?口气。

    听三江急着要娶亲,阮夫人只问了?一句:“人家答应嫁给你吗?”

    三江咧着嘴:“娘,您只管放心?,就等着抱孙子吧!”

    阮夫人本?是?走过场问一句,突然听见三江这么回答,却吃了?一惊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三江微怔,眼神闪烁,继而变了?脸色,支支唔唔道:“呃、没…-->>

更多章节可以点击: 天子脚下 。本章网址:http://sxyxht.com/dushu/11430_187.html

看《 天子脚下 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