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书香院 > 假太子替身 [穿书] > 272、不算番外的番外

假太子替身 [穿书]272、不算番外的番外(1/2)

    番外。

    关于如果?双兰与容燕相遇那些事。

    容铮觉得事情糟透了,简直糟透了,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会遭遇辽国遗民的背叛。

    早先她就知道辽国民性难驯,想着多花点时间可以让他们归顺大燕,结果?没想到,她还是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拉起二十万大军闹割据一方的罪魁祸首就是李明洋。

    李偲最小的儿子。

    她手头上现在还有李琴请罪书,另外一封便是彻底与辽国前皇族后裔身份跟李明洋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李琴这是要选择自保。

    千秋燕见她愁眉苦脸的样子,就知道又要打?仗了。

    她端来了锦茶,还未上手,旁边一位少女便端了过去,她温和的俏脸,带着一抹笑意跟她说:“她若是遇到难处,我想有一人或许能帮得上她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她?”千秋燕诧异一声。

    少女颔首道:“便是她。”

    两人口中的她引起了容铮的注意,只不过她神色踌躇,似乎不?太愿意请她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甚至还唤了少女一声:“新兰娘亲,难道还不?了解沈汝兰吗?”

    她就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。

    沈新兰见她不愿意的样子,她道:“铮儿莫不?是怕她吓到?或许她的手段残酷,但民贤国安,国贤民善,你身为大燕天子必须当机立断。”

    “朕并非是怕她吓到,而是娘亲您。”容铮一时有些纠结,她搞不?懂一向和善的母亲为什么突然会认同沈汝兰的处理方式。

    沈新兰却笑道:“治国无法则乱,守法而弗变则悖,悖乱不可以持国。”

    千秋燕也附和道:“母后所言极是,治国之有法,犹治病之有方也,病变则方亦变。”

    容铮无奈地看着妻子,她转头不语,两人便不再劝她。等容铮喝完锦茶,沈新兰就拉着儿媳千秋燕出殿去了。

    随后迎来的便是沈汝兰。

    沈汝兰倒是一身红色的宫袍,闫丽多姿,她高挑地站在容铮面前,锐利的双眸气势不可挡,容铮亦不?输于她的气场,相对的内敛温和。

    沈汝兰看见她就仿佛从她身上看见长姐的气质,哪怕她想忽视也难。

    她道:“我听她说,你犯了妇人之仁?”

    容铮微微蹙眉道:“何为妇人之仁?”

    “叛国者祭法。若罪人不治,便是对守法良民的伤害。”沈汝兰没有丝毫顾忌她的身份如是说。

    容铮双手则是一负,她点点头道:“辽国遗民复国之心不?死,他等日后掀起的战争或反而复之。”

    听罢,沈汝兰便没有了之前的锋芒,她道:“那陛下是考虑好了,采用我的法子?发动群起攻之之势。”

    容铮想杀但不?能完全都杀,若以她的办法,她会主动挑起辽国遗民分支,以遗治遗,虽然需要花点时间却是最为妥善之举。

    然而这就要考验大燕未来几十年的国力了。

    辽国遗民不?必惧之,但辽国遗民妖言惑众,蛊惑少民一起谋反,那便是触了她的逆鳞。

    随之,她双手一展追问沈汝兰:“杀之为快,可除祸根?”

    “先杀后教化。辽文虽然强势少民,可以一时驾驭少民,但强中自有强中手,辽文错就错在将自己作为中原的分支,充当主流。”沈汝兰毫不?犹豫地道:“枝干无法代替大树,灭辽既是保辽。”

    容铮眼睛一闪,她没有发表意见而是转身就送客了。

    沈汝兰转身离开前,她冷哼道:“你对那辽国之伪善,便是对麾下子民的大善。”

    “去做吧,出什么事,我替你来担负这个历史骂名。”

    容铮也冷哼道:“朕不?介意你多个骂名。”

    沈汝兰:?

    容铮:“远离我娘亲,自己独自美丽。”

    沈汝兰眼神不?善起来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想也不?用想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殿外附近散步的婆媳两人。

    千秋燕面露担忧,她怕那两人一见面就吵起来,这次也无例外。

    沈新兰却一副瞧好戏乐得自在的模样,她倒是温柔地宽慰儿媳:“铮儿是个有分寸的人,同样汝兰也是嘴硬心软的人。你无需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,儿媳想不通,她们两个为何如此不对付?难道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不?愉快的事情?”千秋燕说出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沈新兰却笑了笑说:“大概是因为我。”

    “铮儿是个孝顺的孩子。燕儿也是。”

    千秋燕大概懂了,容铮便是知道有心爱之人在身边的滋味,所以她懂得沈汝兰的心情,但因为沈汝兰那份感?情的对象是她母亲,所以她自然也防备起沈汝兰来了。

    夜间晚膳。

    一家四口围着餐桌用膳。

    容铮按住了沈汝兰要投喂娘亲的手,同样沈汝兰也摁住了,容铮给千秋燕夹菜的手。

    两人眼对眼都能滋出一团火花了。

    “小姨不是要减肥,不?吃晚膳吗?”

    “哪里,我向来随性,饿了就吃,我也管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这是你最喜欢的水晶虾仁。”

    “燕儿,下次叫亲家母也过来一起用膳吧。”千秋燕和沈新兰两人无奈一笑,两人互相夹了一筷子菜给各自心头上的人,这才化解了一场纠纷。

    容铮和沈汝兰却在听见莫向容时,两人各自冷汗连连,但都默契地避开莫向容的出现。

    同时觉得这对婆媳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她们明知道,莫向容...是个什么女人。

    她们最怕莫向容在她们吃饭的时候,突然爆出一个惊天大料,吓唬她们。

    就比如,莫向容会说:“结局还未打破,这只是梦境,你的幸福只是一堆泡影。”

    这种非常负能量的谎话,每次都能掐住两人的痛处戳,哪怕知道是假的也忍不?住战栗。

    最后,两人因为惧怕同一个人而暂时休战了,两人还为此达成共识,打?算这段时间互相配合不?再有任何摩擦,否则,长姐/燕儿就要生气了。

    而待在常青园的莫向容,她正翻阅着太子和太子妃虐恋情深的话本。

    此刻,她看见以自己女儿千秋燕取名的女主角,如何地被情节虐着,她顿时皱眉冷言冷语道:“又是你,慕容铮!!!”

    刚吃晚膳的容铮突然打了个喷嚏——阿嘁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“治国无法则乱,守-->>

更多章节可以点击:假太子替身 [穿书]。本章网址:http://sxyxht.com/dushu/20974_271.html

看《假太子替身 [穿书]》的书友还喜欢